您的位置: 首页 >> 5G

络众筹成大病患者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2020.03.10 来源: 浏览:0次

络众筹成大病患者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罗一笑事件”将络众筹及大病医保政策的问题推到公众面前。

近日,一则为白血病女儿“罗一笑”捐款的文章在朋友圈疯狂刷屏,起初激起大众爱心,一度成为“现象级”的络公益众筹事件。

而后发起人罗尔被公众质疑为P2P公司营销炒作,加上当事医疗机构回应其费用自付3万多元、比例仅为17.72%,以及罗尔的实际家庭财产情况等,让事件迅速反转。

暂且不论罗氏事件的是非曲直

,近半年多来,朋友圈中经常会出现轻松筹等大病筹款转发,短短几天筹集30万资金的案例比比皆是。

据悉,民政部在今年8月22日公示了首批慈善组织互联募捐信息平台遴选结果,腾讯公益、蚂蚁金服、京东公益、轻松筹等十三家平台入围。

筹款患者大多参加了医疗保险,但为何仍然需要救助,众筹平台是否能成为患者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其操作运营是否符合法律法规,以及是否存在漏洞,21世纪经济报道为此调研了中国大病保险制度及代表性平台轻松筹。

孤木难支

中国基本医疗保险存在广覆盖、低保障的特点,大病保险或孤木难支。

目前的“大病保险”模式是,政府从基本医保基金中分出部分资金,为医保居民购买大病保险。但并没有“全国版本”,而是各地根据自身情况,确定不同保险标准。

2012年8月,国家发改委、卫生部等六部委发布《关于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后,多部委密集出台文件。如2014年1月,国务院医改办发出《关于加快推进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通知》;2014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4年重点工作任务》等。

从上述文件中可以看出,其保障水平的定位是在基本医疗保险之外,以实际支付比例不低50%,随着筹资、管理和保障水平的提高来逐步提高大病报销比例。

在承办上,采取向商业保险机构购买大病保险的方式,资金来源为,从城镇居民医保基金、新农合基金中划出一定比例或额度作为大病保险资金。

首先,“这个比例和额度没有具体的规定。”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高级顾问干荣富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国家出台大方向政策作为保障,各地按照自己的经济发展水平制定标准。”

相对于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浙江的医保相对超前,比上海多交60元,大病保障以及基层医院用药就更好一些。”干荣富解释。

其次,现行的医保制度对“大病”限定了病种,一般认为是二十余种,包括儿童白血病,乳腺癌、宫颈癌、肺癌等恶性肿瘤疾病以及急性心肌梗塞等。如深圳市儿童医院所列罗一笑三次住院总费用合计为204244.31元,其中医保支付168050.98元,自付36193.33元,自付费用占总治疗费用比例为17.72%。

另据干荣富解读,大病医保还分为大病统筹和大病救助。对超出基本医保的自付费用进行“二次报销”,比例50%以上,出于降低社会管理成本的目的,在大病医保中引入了商业保险。“统筹主要是医保基金出钱,救助是商业保险买单。”干荣富说。

近期,《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中国大病方面的数据,年间,调研组在全国13个省市37家三级医院调查了癌症患者的医疗费用及经济负担。

研究结果指出,在14594名癌症患者中,家庭年收入为8607美元,每名患者平均支出9739美元,非医疗支出占9.3%。

其中结直肠癌、食管癌、肺癌、胃癌、肝癌、乳腺癌患者的支出分别为:10978美元,10506美元,9970美元,9891美元,8668美元和 8532美元。每个新诊断患者的自付支出为4947美元,占家庭收入的57.5%。

这项结果被解读为“诊断和治疗的支出,对于中国癌症患者似乎是灾难性的,非医疗支出是巨大的。”而目前的“大病保险制度”被业界诟病的问题包括“筹资能力薄弱、过度医疗隐忧和商业保险逐利”。

“大病医保的筹资建立在基本医保的结余资金之上,像北京这样基本医保压力到临界线的一线城市,大病医保也很成问题。”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医疗行业中心总经理王宏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2015年2月10日,《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报告2014》发布,预测2017年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将出现当期收不抵支的现象。到2024年将累计结余亏空7353亿元。

争议众筹

既定制度无法解决患者全部医疗费用,很多大病患者将目光转向了众筹平台进行筹款。

据《2016年10月众筹行业报告》统计,截至2016年10月底,全国各类型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总计448家。公益众筹平台仍然为小众类型,仅有18家,与9月相比增加了5家。众筹平台成功项目投资人次方面,2016年10月,公益众筹与9月相比小幅增加22.87%,占总投资人次的47.97%,达451.65万人次。

8月22日,民政部公示首批慈善组织互联募捐信息平台遴选结果,包括“腾讯公益”、淘宝、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新浪-微博(微公益)、轻松筹、中国慈善信息平台、京东公益、基金会中心、百度慈善捐助平台、公益宝、新华公益服务平台、联劝、广州市慈善会十三家平台。

今年6月,成立于2014年的众筹平台“轻松筹”获得腾讯、IDG、德同资本、同道资本投资,完成近2000万美元(1.3亿人民币) B+轮融资,市场估值 3.5 亿美元。

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于亮向21世纪经济报道出示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轻松筹已有超过1.1亿注册用户,发起筹款项目137万多个,共获得2.2亿多次支持,社交众筹市场份额占有率90%以上。

除产品众筹等板块外,轻松筹的“大病救助”备受大众关注。“目前约占1/3业务量,”于亮介绍,这是轻松筹的明星产品,“把基于熟人关系的众筹模式运用到大病救助,主要通过朋友圈转发传播消息,利用强关系,一方面对项目的真实性有保障,形成天然的监督机制;另一方面,基于朋友间的信任,大家也更愿意解囊相助。”

从法律层面看,于亮解释,根据今年9月1日施行的《慈善法》,“轻松筹上的大病救助项目不属于慈善或募捐,而属于个人求助行为。”于亮出示的数据显示,2015全年轻松筹大病救助板块共上线2.3万个项目,筹款金额1.8亿元,参与人数380万人次。2016年上半年,大病救助项目超过4万个,筹款金额超过4.5亿元,获得1000多万人次支持。

而在风光数据的背后,类似“罗一笑事件”,此类络公益众筹平台也屡屡遭受公众质疑,病情夸大、造假诈捐、筹款过多、隐瞒实际家庭背景、营销、平台核实和监管机制缺位、收取费用等舆论频见报端。

平台对病情的审核机制,于亮表示,轻松筹有基本审核和后期审核,包括人工流程和一些机构系统开放的接口查询。首先验证病人身份的真实性,人工靠持证拍照,系统靠购买公安部的查询服务进行审核;其次根据病人上传提交的病情资料,到相关医院核对其真实性;还有关于发起人与患者的关系证明。

“只认直系亲属,相当于家庭情况调查。如果一开始就做家庭财产调查和病人的医保情况,就会比较复杂和困难。”

于亮坦言,“这方面我们也在一步步学习、积攒经验。比如如何分辨病历有无作假和涂改,找专家进行核实等等。”

资金额度和流向方面,“我们一开始是不做筹款额度限制的。”于亮说,捐赠金额首先会进入如平台的财付通这样的第三方支付账户,然后进入轻松筹在建设银行开设的企业型共管账户,账户的钱无法提取到公司账户上。当筹款结束,审核其资料没问题后,钱会通过银行直接打入病人账户。如果有人举报,资金会被冻结。

对于外界所质疑的“公益众筹收取2%的手续费”问题,于亮回应,这个额度是因为一开始腾讯规定众筹手续费率为1%,轻松筹对运营成本测算之后决定收取2%。“企业必须能持续运营,才能让公益众筹长久。我们无法向BAT那样规模的公司一直贴钱运营。”

CIC灼识咨询创始合伙人侯绪超则认为,自从红十字会等公益组织受到质疑开始,民众对慈善十分敏感,对于机构、组织筹款和募捐的积极性大幅度降低,“从善”的心理让更多想要奉献爱心的人们把目光转移到了有针对性的个人身上,一些针对群众的慈善众筹平台也应运而生。

“筹款和募捐的事件更需要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机构进行评估,但是目前的平台在这方面做得并不完善,由此让那些营销、诈捐的人有机可乘,同时也间接伤害了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国家没有标准,诈捐等行为的违法成本低,这也是法律法规需要完善的地方。此外,民众需要提高甄别能力,确保利益不受损,而信息发布平台也有对浏览人群进行信息提示。”

侯绪超说。

宝宝不消化胀气怎么办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办
小孩子脸发黄怎么回事
大便干结有什么小妙招
赤峰十佳牛皮癣医院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李凤菊
Tags:
友情链接
沈阳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