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心理禁区第三百五十一章传言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心理禁区 第三百五十一章 传言

陆然听到这里,心下大惊。

吃了?

自己的孩子?

陆然抬起头,再次看向那个玻璃的显示屏幕。

伊拉已经差不多吃完了手中的三明治,她的嘴里还在咀嚼着,顺手拿起了桌上的一杯水,喝了一口。

此刻再看着她进食的画面,陆然的感受已经和先前完全不同了。

先前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不知道她有什么特别之处,只觉得吃着三明治的她看上去很平常。

现在,伊拉还在吃着同一个三明治,陆然却泛起了一股想要反胃的冲动。

“她真的这么做了吗?为什么?”陆然问道。

“这个疑问,萦绕在很多人的心中。”唐云知道陆然会有此发问,于是继续说道:

“当时就有几个当地人一起去敲了伊拉家的门,想问问她,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孩子到哪儿去了……”

其昂贵的价格也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他们在伊拉的家门口敲了许久,伊拉始终没有开门。

最后有一个壮汉猛力地把门一脚踹开了。

结果,他们在阴暗的房间里,看见了伊拉。

房子很小,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居所,屋里只有一盏吊灯,但是伊拉没有打开。

她坐在桌边,就像今天一样吃着东西,看也不看那些来人一眼,一言不发。

那位壮汉最先走上去,他开始对着伊拉叫喊,“孩子呢?”

伊拉没有说话,就像没有听见他说话一样。

壮汉忍不住上前推搡了她一下。

“听见没有,孩子在哪里,你是不是把孩子给,给吃了?”

伊拉被他推得转过了脸来。

伊拉笑了。

她的嘴里还有未嚼完的食物,食物里的液体从她嘴边滑落下来。

人们依稀看见了腥红的颜色。

有人惊叫了起来,捂着嘴就朝着门外跑去。

围观的人群一片骚动,恐惧很快就散布开来。

伊拉的笑带着诡异的意味,含义不明。

就连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壮汉,也不自觉地把腿慢慢地往后退去,双腿发颤。

接着就听见壮汉就朝着门外大步冲跑了出来,嘴里还喊着:“她承认了,孩子被她吃了,她正在吃她的孩子!”

所有人听到了这个消息都四散跑走了。

“很快,当地警方就开始介入这个事情,不过当警察来到伊拉的屋子前,伊拉已经不见了。

伊拉多年在外演出,已经离家很久。

等警方找到她的家人,她的父母才知道自己的孩子出了这件事。但是伊拉没有回家。他们请求警方能帮他们找到伊拉。

再不久,她就在我们国内出现了。”

“哦,”陆然点了点头,“然后她就被送到这里来了?”

“嗯。当然了,一开始并没有人认出她,她在这里平静地生活了三年。

由他国提供线索,并委托我国警方协助抓捕了以后,本想否则将等同虚设。印度的政府部门职责和监管机构没有相互独立要将她移交回她来时的国度。

可是,这时她又做了一件事,让她彻底留在了这里……”

“什么事?”

陆然又好奇了。

“哎,”唐云又是一声叹息,“事情是这样的……”

这样便促进了销售与服务的环节

伊拉被抓到了警局以后仍旧一言不发。

警方讯问她是否杀了自己的孩子,孩子现在在哪里,她也没有回答。

直到警告告诉她,要将她押回她的故乡,由当地的警方对她进行审判。

这个时候伊拉突然表现出了强烈的反应。

她开始挣扎,拼命地想要挣脱镣铐的桎梏,想要甩开身边警卫的束缚。

然而,她还是紧紧地被警察按住了手腕,哪里也去不了。

她开始大声嘶喊,流泪,脸上的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她大喊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是不肯停止。

警方打算找医生来给她注射镇静剂。

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蹲了下来。

在她面前是一张桌子,她这一蹲,就藏在了桌子的下面。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试图把头往下探去,看看她是怎么了。

刚才一直押着她的警卫也弯腰去看她。

不一会儿,她又站直了身子,恢复了原样,只是不再哭,也不再叫了,脸色异常平静。

虽然有些奇怪,大家还是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口气还没舒坦地喘上几口,就有一个人发问道:“阿明呢?”

所有人都顺着这句问话,朝周围张望着。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3日发布数据显示,6月份中国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7%,较上月回落4.9个百分点,这是该指数连续第二个月出现回落 其中,新订单指数降幅较大,较上月回落3个百分点至53.5% 全文链接阿明是一个人,就是刚才站在伊拉身边,押着她的那位警官!

就是刚才弯下腰,到桌子底下去看伊拉在干什么的那位警官。

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了,大家屏住呼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期待着下一秒在角落里听到阿明的声音冒出来,说:“我在这里呀。”

可是,没有人说话。

整间屋子里没有一个人说话。

终于阿明的上司,刘警官大声喝道:“阿明呢?刚才,他不是还站在那儿的吗?”

刘警官的手指指着伊拉。

他甚至忘了要过去站在伊拉的身边,继续押着她。

“快,给他打个,问问他,跑哪儿去了?”

“是。”手下接了命令,马上拿出了。

可是,在这间屋子里,大家都产生了一种莫名地直觉。

他们不再期待阿明的能够接通,他们的目光纷纷投向了此刻那张平静如止水的脸,伊拉的脸。

一时间,所有人都突然相信了。

相信了那些他们这几天从别国警方那里听来的匪夷所思的传言,那些他们曾经不屑的,甚至是嘲笑的传言。

果然,手下小虎怔怔地告诉刘警官:“无法接通,打了好几个也无法接通。”

就这样,阿明在所有人的眼前,眨眼间就不见了。

没有人看见他走出这间屋子的大门。

所有人见到他的最后一眼,都是他弯下腰的动作。

就像看了一场魔术表演一般。

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传言,伊拉是一个魔术师,一个不曾被任何人看出过破绽的魔术师,她有许多魔术至今无人可解。

她把自己的孩子也变没了,至今下落不明。

怎样调理小孩脾胃虚弱
石家庄妇科医院
白山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Tags:
友情链接
沈阳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