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代表捉妖记第十八章红衣少女

2020.09.17 来源: 浏览:0次

捉妖记 第十八章 红衣少女

“你们这些人,毁了我的白灵,打伤了我的小黑,就雷霆仅有24投15中这样不闻不问,太过份啦,我要你们赔我的白灵、赔我的小黑。”红衣少女见那些人一阵忙碌,谁也没有来搭理自己,不由大是气恼。她的那只怪鸟确实伤得不轻,紧贴着少女,身体在不停地颤抖。

“你的那个什么鸟伤了我们三王子,我们没有找你,你反倒来惹我们,哼,别以为你是一个小女孩,我们就不好意思,拿你怎么样,哼,你敢再乱叫一声,信不信我打你老大个巴掌。”说话的正是那个抱萧雷上车的黑脸大汉元朗。

“哇咔咔,我好怕怕哟,你们这么多大人欺负我一个小孩子家家,果然是大英雄大豪杰呀。你来打我呀,来呀。”红衣少女根本不买元朗的账。她连说带比划,又是伸舌头又是挤眼珠子,闹得元朗高举着一双巨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黑脸憋得发紫也没憋出一句话来。

少女又转过脸来,一双大眼逼视着萧琰,“你这小孩,真够牛的啊,在这大漠里,居然能找这么多有能耐的人来帮你,哇咔咔,服你啦,照这么下去,你将来很可能也能成为一个大英雄,至于是不是能够顶天能够立地嘛,嘻嘻,那就另当别论了。哼,你最好给我站好了,千万别趴下。”

萧琰扬起拳头,“你,你胡说。”他除了和家里的菽菽薇以外,从未和小女生说过多少话,碰上这么一个主,一时竟然不知说些什么。

少女绕过大鸟,一直走到萧琰面前,她的嘴几乎凑到了萧琰脸上,“我有胡说吗,你说,我家的白灵古堡是不是你那个什么玉姨毁掉的,哟,我的大英雄,你不会不承认吧,我骑在小黑身上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哦。”她不无得意,“你别想赖皮,赖皮的是小狗,哼,反正你就是小狗,小狗,小狗就是你。”

萧琰只觉少女的身上有一股香气,扑面而来,这味道较之玉姨身上那种如兰似麝的味道更加中人欲醉,却又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但此时面对少女的责问,他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有心思来分辨,脚下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你胡说,你胡说!”他想不出更好的词汇,只好重复这简单的三个字来自卫。

卡门见萧琰被少女逼得连连后退,不由摇摇头,他上前一步,“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白灵,我只看到你在欺负琰子,可没看见他欺负你哦,而且,我好像也是拜你所赐哦。”他揉揉腰,“你说,是不是我们吃的亏要大一点呢?”

“我的亏大!”少女昂头直视卡门,“我家的白灵是天下绝品,我爹爹多年培植,好不容易才培育成功,就这么眼睁睁地被她毁于一旦,你说,谁的亏大?”

“白灵,到底什么是白灵?”卡门始终不明白。

少女一指遍地白蚁,“你瞧,这就是白灵。”

“这不就是一种白蚂蚁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卡门一点也不希罕,这种白蚁他见的多了,在大漠上几乎随处可见。

“哇咔咔,你说的轻巧,白蚂蚁,你见过这么多白蚂蚁吗,你见过这么大的白蚂蚁吗,你又见过吸血的白蚂蚁吗?”少女连珠炮一般,越说越快,手中的鞭子挥得啪啪响。“我要你赔,你赔。”

卡门看着满地的白蚁,小小的脑袋,薄薄的翅膀,除了略大一点,与普通白蚁并没有什么区别,可是仔细一看,他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这些白蚁的嘴就像是一个小型的锯齿,白碜碜的闪着逼人的寒光,它们的肚子由于吞食了过多的血肉而膨胀,变成了透明的血红色,有的甚至于已经开裂,从里面汩汩流着血水,再看看倒在旁边的几十具尸体,准确地说是几十具骨架,卡门当即明白了,原来这群白蚁吞食了这些人的血肉,由于它们疯狂吞噬,不知节制,竟然爆体而亡,这此白蚁看似很小,可是这么一大群的个体聚在一起,那就相当可怖了。

卡门曾隐约听他师父说过,在某些人迹罕至的地方,生活着一种神秘的食人白蚁,它们可以建造高达几十米的城堡,平时它们只在城堡里活动,若是有人招惹它们,那后果极为可怖,因为它们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消灭任何一种个体生物,讫今为止,还没有任何生物可以抵挡它们毁灭性的进攻。

可是它们的踪迹一向很少被人发现,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大漠边缘呢?难道它们赖以生存的城堡已经被人毁了吗?卡门四处观看,并没有看到一丝城堡的影子,其实他哪里知道白蚁的城堡早已在如玉那惊天的一击中化为齑粉,白蚁就是在瞬间失去家园后才疯狂吞噬莫文强一行的,也许是贪天之功吧,白蚁刚好吞掉那些人,但它们也由于吞噬过多而全部爆体而亡,若是莫文强等再多几人,白蚁则无法全部消灭,那么如玉和萧琰还是难以幸免于难。或者说莫文强等若是少上几人,白蚁不能果腹,反过来,同样会袭击如玉和萧琰。

这一切都是险之又险,如玉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把握,所以她才不顾一切的让萧琰背着萧雷先走,以期在最后关头能再抵挡一阵,在她终于看到白蚁与莫文强等人同归于尽时,她再也支撑不住她那孱弱的身体,纵然看到鹏鸟到来,她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萧琰这可怜的小孩了。

“我会赔你的。”如玉在素雷的内力摧动下,终于睁开眼来,她回头看了一眼素雷,素雷已经很虚弱,她从怀里掏出一颗丸药,其大如豆,其黑如泥,“谢谢你的伏龙功,我想你应该是神刀门的人吧,这颗红莲丹可助你打通本身经络,等你恢复后,功力大约可以增加一层。”

“啊,”素雷大喜过望,他曾听师父说过,红莲丹是武林奇宝,万金难求,没想到这个女孩会以如此宝物相赠,她一下子就能说出自己的师门与所用功法,而自己虽然对她施以援手,却对她的内功心法一无所知,只觉得她的气息虽然微弱,却是博大精深,让人不能仰其项背。看她玉貌如雪,若不胜风,仅仅是一个弱女子,怎么会有如此造诣,但北国人崇尚的英雄,向无男女之别,所以素雷对如玉已是敬慕有加,他一跃而起,立即一楫到地,“多谢姑娘!”

如玉淡淡一笑,“说谢谢的应该是我。”

素雷大笑,“不敢,不敢,能为姑娘稍尽绵薄,三生有幸!”

如玉向素雷挥挥手,慢慢走到红衣少女面前,她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少女,少女感到如玉的目光就像是一片浩瀚明静的海洋,她不禁心头一凛,“呀,怎么她的眼光比我爹爹的还要深邃,难道她的修为比我爹爹还要深厚吗?”但旋即又连连摇头,“不会的

,不会的,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及得上我爹爹,哼,就是她毁了我爹的白灵古堡,她不是说要赔吗,那我就让她赔!”

如玉也很奇怪,这个小女孩的小脸如粉雕玉琢,虽然年龄尚幼,已经非常明媚动人,最奇特的是她的眼如一汪清泉,本来应该是清新脱俗的,但却时常于一尘不染中闪过一丝狡黠和淡淡的傲气。

“小妹妹。”在短暂的对视后,如玉终于开口了,“不错,是我毁了你家的白灵古堡,但我也是情非得已,我先代表萧家向你表示感谢,如果不是你家的白蚁,我们今天都难以幸免。”如玉的语气淡淡的,至于生死,她本来看得极淡,可在经历了一番从生到死的磨难以后,她觉得应该要让萧琰好好的活着。

“哼,情非利己,你说得好听,萧家,萧家,你说你是萧家的人,你别以为你拿萧家来压我,我就会原谅你们。没门!”少女的语气可不像如玉那样,她逼视着萧琰,“你说,你真的是萧家的人吗?”

萧琰迎着少女挑衅的目光,昂然地挺起胸脯,“我就是萧琰,你想怎么样?”

“你是萧琰,好像是萧家唯一的血脉吧,不过,中原萧家应该不会有你这样的脓包吧。”少女把玩着手中的鞭子,用眼睛的余光打量着萧琰。

“我,我……”萧琰一时语塞,他总不能说萧家遭人暗算,然后狼狈到这里吧。

“对,我们就是中原萧家,因为被人暗算,所以才借你家的白蚁一用……”如玉上前一步,把今年萧琰挡在身后,她直视着小姑娘,“是我毁了你的白蚁冢,我也不想请你原谅,不过,请你相信,如果有可能,假以时日,我会加倍赔偿你的。”

“你赔偿我,哇咔咔,这位大姐姐,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们抬出中原萧家,我就会买你们的账,如果你们真的是中原萧家,还有人敢追杀你们,你们、你们让我好失望!”少女倚着怪鸟,目光越过如玉,望向遥远的天际,那里有一片浩瀚的绿洲,还有湖泊,青山,那里多么像是她的家,不,那里分明就是自己的家:清清的湖水那是月轮湖,后面那一片绿洲就是忘梅林。她很奇怪,自己的家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很多年前,在她还咿呀学语的时候,在月轮湖边,晶莹的琉璃地上,她的爸爸就在那里告诉她,在当今大陆,只有一个真正的英雄,那个人就是萧家的掌门人,人称盘龙大侠的萧雷!小小的她就时常在想,能够让老怪物佩服的人,那一定是一个真正的大英雄。从此“盘龙经天,天下无恙!”这八个大字,就一直响彻在她心头,那是神一般的存在,可是现在出现在她面前的萧家,与她记忆深处的萧家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所以她宁愿相信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是的,小妹妹,我们让你失望了,我们确实是中原萧家,请你相信我,我以萧家的荣誉起誓。”如玉的心在滴血,她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承认是萧家的人,就被人看扁了。“你的白蚁,我会赔你的。”

“哇咔咔,你赔我,大姐姐,你以为我是三岁的孩子呀,那么好骗,你说你是中原萧家的,请问,你是萧家的什么人?”少女斜乜着如玉,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我,我是中原萧家……”如玉迷茫地站在那里,是啊,少女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深深地刺在她脆弱的心头,这么多年来,自己钟情萧雷,可是人家又是怎么看自己的呢,也许这一切不过是自己自作多情而已。



深圳换锁
孩子积食发烧怎么办
婴儿肚子有胀气怎么办
Tags:
友情链接
沈阳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