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代表霜狼战争62鹰嘴隘口之战二

2020.09.17 来源: 浏览:0次

霜狼战争 62 鹰嘴隘口之战(二)

冲在最前方的狼骑兵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箭矢射中。

同样准备拉弓射箭的一行人顿时纷纷叫好,双方这时候可还有两百来米的距离,要在这样的距离上精准射中敌人的脑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马洛一击命中之后立刻又抽出箭矢再次攻击,一旁的兽人和人类也开始进行攻击,不过他们没有马洛那样的水平,只见这些弓手拉出满弓然后将攻击距离延伸到极限。

嘣、嘣、嘣……<与东中部用电负荷中心之间的距离又较远/p>

一轮箭雨胡乱朝着狼骑兵们飞去,峡沟宽度只有三十来米,狼骑兵们几乎是相互推挤着冲入隘口,所以他们的队伍受地形限制变得太长而又拥挤,近二十支箭几乎没有一支落空全射在了红皮兽人或者座狼身上。

跌落的兽人或者受伤的座狼还未来得及哀嚎便被后面涌来的同伴淹没,不等罗格的部下们缓过气来,第二轮箭矢又尖啸着从远处飞来。

在这样的环境里,大家只要能将箭矢射得足够远,哪怕闭着眼睛也能射中敌人,所以马洛身边的兽人和人类几乎是不要命的胡乱攻击,而峡沟那一头则不断的传来敌人受伤的惨叫声。

本市残疾人护理补贴7月发放(图)

疯狂的攻击获得的战果是惊人的,但对体力的消耗也比正常情况下更快,马洛很快就发现大家的攻击距离变短了。

“立刻换人,第二梯队上!”

现在还是白天,马洛无法使用攻击伤害巨大的月蚀星火技能,如果此刻的天穹之上挂着代表月之女神的月亮,那马洛定然能给这群排成线的狼骑兵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现在,马洛除了要依靠手中的精灵长弓之外,还必须依靠团队的力量。

力竭的兽人和人类被迅速换下,又是二十几个生龙活虎的部落兽人站在牛头人背上进行攻击,而来自奥瑞姆的红皮兽人连这方人马的皮都没碰到就已经损失了几十名勇士。

两位白袍法师在此刻也缓过劲来,有了前面的配合练习,这次两位法师的配合更加得心应手,释放法术的频率也越来越快。

“甘道夫,我决定再给冰墙上面加一层。”萨鲁曼衡量了一下立刻做出了决定。

甘道夫有些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不久前两人商议的结果是冰墙最多叠加五层,也就是将冰墙高度设计为二十五米,现在加上一层那就会变成三十米。他有些担心老朋友做出的这个决定是否合适,毕竟两人可不是只弄这么一堵冰墙,现在若是冰墙的强度不足以支撑这个重量,那垮塌下来就要砸伤砸死不少自己人。

甘道夫不由得的问道:“万一冰墙塌下来会砸到王子殿下,你真的有把握吗?”

“相信我,我可是还有另一个职位。”萨鲁曼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甘道夫这才想起身边这位老朋友可是法师协会的数学分会会长,这块大陆上的法师不仅研究魔法,同时还对其他东西进行研究,用法师们的话来说,他们这是劳逸结合、陶冶情操。

“好,就依你所言。”

两位法师手中的光球立刻飞到了冰墙上方炸裂,马洛等人头顶的冰墙立刻又变高了五米,不过这时候马洛等人并没有注意到头顶上的变化,他们还在不停的将箭矢射向逼近的狼骑兵。

上方的冰墙和下方牛头人支撑起的木墙很好的形成了一道牢固的防御带,罗格?黑眼看到这群绿皮贱民的手段不禁皱起了眉头,但他相信只要自己的军团成功接近这些兽人,那他们立刻就会因为恐惧而被打得溃不成军。

法师还在不断向隘口内释放法术,其实两位白袍法师要做的事几乎可以称之为堆积木,他们用混合魔法将冰墙一层层搭建起来,然后在一层层加厚冰墙,直到冰墙达到预先设定的临界重量,这时候马洛等人就要从狭窄的隘口内撤出,然后两位法师用最后一根稻草将高达三十米,厚数十米的冰墙压塌。

这样的冰墙将成为阻挡红皮兽人进攻的巨无霸,三十米的高度对狼骑兵们而言更是无法逾越的天险,除非他们放弃座狼爬上来,可没了座狼的狼骑兵就是被拔了牙的霜狼,马洛这方完全能够依靠地形优势阻挡住他们。

而后两位法师再进一步对这座人造天险进行加高加厚,当冰墙真正达到预期的百米高度时,红皮兽人们的爪牙将毫无用武之地。到那时,逃亡到战车山脉的兽人就能安全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季了。

白袍法师开始按照计划由下至上加厚冰墙,马洛等人已经把所有箭矢射出,现在正拿着自己的利刃做好白刃战准备。

狼骑兵们依旧在疯狂的向前逼近,马洛甚至能听到座狼沉重的呼吸声,他紧紧握着精灵宝剑估算着双方距离。

九十米、八十米、七十米……就是现在!

“投矛手攻击!”马洛一声大喝迅速蹲下。

三个部落的妇女以二十人一排为单位,将手中简单削制成的木矛从冰墙下猛的投掷了出去,投掷完成便迅速从两侧撤出隘口,接着又有二十名妇女投出木矛,峡沟内立刻又响起了阵阵惨叫声。

兽人是个人人皆兵的民族,就连女人在战场上也是一把好手。马洛能感觉到木矛从头顶飞过带起的劲风,但没有一根木矛被投掷到冰墙上或是木墙后的族人身上。

座狼的前进速度很快,这样的攻击方式只进行了四轮,红皮兽人就已经骑着座狼撞在了木墙上。

只见牛头人相互间紧紧依靠,粗壮的下肢狠狠蹬着地面,身体上的肌肉一块块鼓起,他们用肩膀努力支撑着木头阻止狼骑兵的通过。

狼骑兵则一次又一次冲击着这道简陋的防御带,他们将弯刀刺过木头间的缝隙来攻击牛头人,他们的座狼也不断尝试着把爪子伸过来对牛头人进行攻击。

牛头人是部落里最为憨厚而又坚韧的族群,他们比兽人更早生活在草原上,后来玛尔塔带着兽人们征服这片草原时便将牛头人收编成了部落的子民。

此时牛头人努力坚守在原地寸步不让,哪怕狼骑兵的刀子捅进了身体也一声不吭的坚持着。

马洛砍掉一只企图抓伤牛头人的狼腿,而后大喊道:“白蹄部落的战士们,都给我坚持住!”



驻马店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软肝片全疗程用药的注意事项
庆阳哪里有白癜风治疗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沈阳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