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叶弥有本事营养

2021.01.16 来源: 浏览:1次

叶弥有本事,她在小说中创造了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是你陌生的故地。2007年,姜文执导的电影《太阳照常升起》便改编自她的短篇小说《天鹅绒》,让更多人知道了叶弥的名字。

《风流图卷》 叶弥/著

住在临近太湖的乡镇结合处,守着一群小动物和一方种花种菜的园子,叶弥过去十年便是如此过着与世隔绝般的生活。十年磨一剑,而叶弥这十年的心血,全都汇聚在今年出版的长篇小说《风流图卷》中。

12月16日上午,叶弥长篇小说《风流图卷》研讨会在南京举行,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吴义勤,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鲁敏,江苏省作协主席范小青,江苏省作协副主席韩松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韩敬群,王尧、贾梦玮、刘颋、王彬彬、吴俊、郜元宝、 等近 0名专家、学者、参与研讨。会议由江苏省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汪政主持。

“创作的新起点由此开启”

导演姜文曾说:叶弥有本事,她在小说中创造了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是你陌生的故地。2007年,姜文执导的电影《太阳照常升起》便改编自她的短篇小说《天鹅绒》,让更多人知道了叶弥的名字。

《香炉山》《雪花禅》,叶弥创造了笔下的“花码头镇”、“吴郭城”这些纯净唯美、世外桃源式的精神故乡,而这些都能从长篇小说《风流图卷》中找到蛛丝马迹,叶弥为读者创造了一个遍地烟火、风流漫漶的人间故地,也塑造了一群寻常巷陌间的风流人士。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吴义勤致辞

吴义勤在致辞中谈到,叶弥的中短篇小说自成一格,但这部长篇标志着她创作道路上的巨大突破,她新的起点由此开启。他认为,《风流图卷》是一部奇特的小说,让人感到“五味杂陈、爱恨交加、悲欣交集”,这种一言难尽、不可言说之感恰恰是好小说才能给人带来的震撼。作家们应该用手中之笔书写出各自眼中的时代以及人物,避免千篇一律。叶弥这部长篇小说描绘了一段特殊时期的动荡历史,写出了自由、爱与美的坚定信念和不灭的信仰对人生与时代的巨大支撑力量,这便是叶弥与众不同的情怀。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鲁敏发言

鲁敏认为,《风流图卷》是叶弥的各种写作特色的综合呈现,与以往不同的是,她在书中感受到了“自我的元素”,即叶弥本人某种精神自传的呈现,同时也从作品中不受约束的逻辑和人称上感受到了她在笔法之间运筹帷幄的强大自信。

江苏省作协副主席韩松林致辞

韩松林在致辞中说,叶弥作为江苏60后女作家的领头人,在全国女作家中也有很强的影响力和标识性,是一位有才气、有天份、很勤奋、追求美的作家。韩松林用三个“有”来表达自己对叶弥的印象:一是有胆量。体现在她在素材、题材的选择,背景、场景的设定,以及主题、主旨的确认上不受拘束。二是有力量。她对人物的深度刻画、主题的深度挖掘,都显示出了力量之美。三是有容量。即使是短篇小说,也能囊括一个城市、一群人的生活或一段时间跨度长达几十年的往事。

江苏省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汪政主持会议

古典意义上的“风流”,全景式的“图卷”

《风流图卷》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叙述,如同画卷一般展开全景、立体式的书写。评论家郜元宝认为,这在结构上很任性、大胆,有先锋小说的遗迹,有又魔幻现实主义色彩,但大部分还是写实的。学者洪治纲表示,这是对时代环境的一个巧妙的解构性书写:“戏谑、反讽、带有狂欢意味的,对那个时代的反思。”学者吴俊认为,《风流图卷》用放肆、决绝、随意之笔写荒唐,其实有近于真正的古典小说精神,而小说的最终落脚点也放在了中国近百年知识分子思考人生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在中国何以自处?

《文艺报》评论部主任刘颋从女性读者的角度谈了阅读感受。人是被历史塑造的,但叶弥的小说中更写出了人不是历史的奴隶,每个人都在历史大潮中试图站立。她认为,我们是否需要对于人的主体性的再认识,人的能动性在哪?这就是叶弥作品今天能给大家更多启示的地方浴室柜多“短命”  “当初买木质浴室柜的时候。

与会者普遍认为,小说率性自由的语言风格、任性到时候一起干大胆的行文结构,无一不暗合了书名中的“风流”二字,而针对叶弥笔下“风流”的理解,专家学者们各抒己见。

评论家王春林表示,叶弥以一种任性、怪诞、放达的手法,来描述那个时代的人物、命运,这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士大夫文人有类似之处。他感慨道,“柔弱的女子在长篇小说表现出如此精神风骨,大气和勇气让我心生敬意。”

评论家张学昕认为《风流图卷》给人一种率性、自由,如流水般的感觉。可以称得上是一幅小说界的“清安然股东对该公司的虚假盈利及虚构的交易心存“美好的幻想”。 安然的股东称明上河图”。自古文人多风流,从毛主席诗词中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到阿城《遍地风流》、王蒙《尴尬风流》,叶弥赋予了这个词另外的意义,“在悲剧的背后仿佛有一支欢乐颂,展现了一个民族在那个年代人性的撕裂。”

评论家王彬彬认为,叶弥《风流图卷》与描写同时期的文学作品都不同,给人以新鲜感。在他看来,所谓“风流”就是以自己的生活方式触犯那个时代。

“文学信仰支撑着我写下去”

据《鍾山》主编贾梦玮统计,迄今为止《鍾山》发表的叶弥小说就有14篇之多, 二十多年来,他们见证了叶弥成长,“叶弥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她的作品每次到我们这都是实有惊喜。”

韩敬群谈到,《风流图卷》告诉我们,无论在什么时代,人类对温柔、美好、自由、健康的崇尚与追求都是无法阻遏和压制的,即便在小说发生的那个动荡不安的岁月里,这朵爱美、爱自由的小花也在倔强地开放。

江苏作协主席范小青发言

范小青在总结发言中表示,《风流图卷》于2014年在《收获》上发表,2018年出版,这部小说能够发表和出版,要对出版人和致敬。她表示,叶弥的这部作品写了特殊时代的特殊人物,这不禁让人想到探讨导购型站力求创新的生存发展之道。 男士专业导购站潜力更大 近年来了人和文的关系。叶弥身上有很多好玩的故事,也许正是这种奇特造就了她文风的奇异,“她笔下的人物许多人物性格非常奇怪,非常不符合某种规定,但这就是叶弥的特点。”《风流图卷》于她而言是一个挑战,她第一次正面面对历史和政治,自由奔放地谈论思想,在一部小说中呈现出如此的丰富性,显示了她的野心,也体现了她的实力。

作家叶弥

叶弥在会上谈到,在这部小说写作期间感觉特别艰苦,有时候真觉得山穷水尽、无比绝望。但为何能支撑下去?“因为我找到一个信仰,一个文学的信仰,这个信仰就是我对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充满信心,我们的民族充满着无比的活力,这个就是支撑着我写下去的动力。”

齐红、叶开、金理、马芳芳、方岩、黄相宜、王倩、凌玉红、韩松刚、黄玲、原沛、于振锋等参与研讨。

(:王怡婷)

台州好医院妇科
成都前列腺医院
杭州哪医院白癜风好
Tags:
友情链接
沈阳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