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万物互联

我从凡间来第四百三十五章故人来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从凡间来 第四百三十五章 故人来

强压着兴奋,许易开始躁动而艰难的汇总工作。

一炷香后,他的汇总工作终于结束。

所得金票总计三百二十万余金,其中贡献大头的,便是姜白侯,此人简直就是个移动的金库,从他身上就搜出了近百万金。

其余众人,多则数十万金,少则十余万金,就没一个穷人。

极品法衣六十三套,这种在寻常武者可望不可及的宝贝,在凝液境就成了烂白菜,道理很简单,就算是极品法衣,也极难防住凝液境修士的一击,往往须得数套合一,才有另外奇效,故此,凡凝液境预备极品法衣的,无不是批量储藏。

极品丹药,一百四十三枚,说多极多,许某人却不觉多,这个数量,不过堪堪弥补了他在苍龙山一役的消耗。

苍龙山一役,他受伤如麻,服用的丹药也自如麻,加上给夏子陌疗伤的,依旧自己修炼,尤其是在巨瀑中修炼不败金身第四转,巨瀑的伟力几乎让他每隔数息就得服用丹药,丹药如水般流了出去。

许易心痛不已,此刻失而复得,他自心满意足,极品丹药,于他而言,既能保命又能修炼,比什么宝贝都精贵,此刻,他囊中依旧存储了五百一十余枚。

血器十四柄,不算夏子陌的亮银梭,余者最差的也是中品血器,其中更有三柄上品血器,和大量的中上品血器。

血器再珍,许易也瞧不上眼,在他眼中,这能晃瞎无数武者之眼的血器,也就是一堆金币。

除此外,也就剩了数百颗寻常丹药,以及一些炼器原材,虽多数看不出明目,许易却知晓,这些玩意能被凝液境强者搜藏。绝非凡品。

而其中。要属自文家老祖须弥环中,收获的一匣黑色灵土,以及冯西风须弥环中搜出的三片指甲盖大小,非金非铁。纯白如玉的金属小片,最让他珍视。

但因除此物件。以及一些极品丹药,这两位须弥环中,就没别的物什。足见其珍贵。

当然,文家老祖的那把赤剑。许易也视若重宝,毕竟,当时此物御空飞来。刺杀自己的无上神威,他至今难以忘怀。

只是这把赤剑掌握在他手中。翻来覆去,看不出明目,取来货架上的血器。却是一敲就碎,如敲玻璃。

说来,许易还不知道这柄法器已被自己毁了,单看其收拾血器的麻利,便也作了至宝储藏。

抛却上述种种,还有六七本得来的小册子,草草翻开了一下,许易如获至宝,这六七本小册,虽不是什么玄功功法,却俱是修炼心得。

有了阴极经,许易缺的已非功法,而正是修炼的经验、体悟,然这些,除非有师门长辈相传,就得靠自己在岁月的长河中,慢慢感悟。

许易无有师门长辈,独有周夫子赐教,然修行到了气海巅峰,半只脚已经跨入了凝液境,周夫子的经验只到气海境,今后怕也难以指教。

如此,这七本小册,便显得至关重要。

盘点完毕,许易再度作了归类,除了夏子陌墨绿须弥环保持不动,甚至消耗的极品丹奥多姆驾临小牛:哥是卫冕过的 跟科比聊天?胡扯药,五行阵旗,他都如数补充。

满地宝物,被他重新归类。

文家老祖的须弥环被他作了主环,这个足有一间屋子大小的须弥环,实在没法让他不动心。

当下,铁精,哭丧棒,极品阵旗,阴尸,血色阵旗,无名红色卡片,阴极珠,听涛双剑,以及若干常物,尽皆被他挪入文家老祖的须弥环中。

除此外,还有五百余颗极品丹药,七本小册,一匣灵土,三枚但我并不担心他会离开球队指甲盖,一把赤色小剑。

以上便是他的主流财产,伴随着他征战天下。

剩下的极品法衣,血器,乃是须弥环本身,皆再难入他法眼,统统收束进冯西风的须弥环中,会同夏子陌的须弥环,一并装进主环之中。

收束停当,许易这才朝门外行去,才推开门,便见沈,罗两位掌柜急得如热锅蚂蚁,团团乱转。

见许易出来,二人一左一右一把攥住许易,齐声喝问,“我的祖宗诶,可是妥当了?”

“妥当了妥当了,急什么,太阳才到哪儿,得,你让那边来人取货吧。”

许先生不紧不慢地道。

罗掌柜急得直跺脚,这位的谱也太大了,“取什么货啊,咱给送去不就得了。”

许易心中一动,“如此也好!”当下掏出一枚须弥环,道“此须弥环有近五方的空间,价值绝不在十万金之下,您二位谁去相送。”

罗,沈二人方伸出手来,同时在半空中凝住了。

“还是让老罗(沈)送吧。”

二人同时开口。

重宝在前,人心易动,许易早考虑到了其中的深浅,故意隐去不说,专试这二位的心性。

岂料,这二位皆是老成之人,转瞬回过味儿来。

就在这时,一道响亮声音传来,“东主啊,你可总算是回来了!”

一道圆滚滚的身影,矫若野猪一般冲撞而来,不是袁青花又是谁。

不待袁青花滔滔不绝,罗掌柜先劈头盖脸地将情况交代了,袁青花道,“此事自由我来办,不是信不过你老沈和老罗,而是怕信任太重,压到你二位,别怪我老袁说话直白,您二位啊,别的不差,就差时日。”

袁青花果真是历练出来了,此话也只有他说最合适,既不伤谁面皮,又把问题讲开了。

罗,沈二人心中皆甚是熨帖,自问和袁青花相比,差的还就是时间,若是自己早遇到东主,也不至于让袁某人处处拔了头筹。

袁青花接了须弥环便行,许易急问晏姿状况,袁青花道,时间差不多了,嘉宾提前入场,我已派人送小晏先去了。

许易点点头,也不再意,吩咐罗,沈自去,正待入地下密室,研习那几篇小册,一道声音传入耳来,“许先生让我好找。”

许易一惊,送目瞧去,却见一位斗笠人缓步而来。

一目扫过,许易调头朝内庭行去,那人紧随其后。

不多时,许易引着那人进了后院厢房,沉声道,“李兄有事,着人传讯与我便可,怎生敢亲自登门。”

(未完待续。)

兰州男科治疗费用
合肥卵巢炎治疗多少钱
昆明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Tags:
友情链接
沈阳物联网